d88

时间:2019-11-18 11:04:37 作者:d88 热度:99℃

d88我的逃亡生活过得极其狼狈,然而又不能不说是幸运的。开始那几天,我窝在一个小客栈里养病,无奈银两花了大半,病情却总不见好转。估计由于情绪紧张,时时提防追兵,加上这小客栈环境又差……反而拖得更虚弱,眼看就山穷水尽了。  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,没有声音,满目却尽是哀歌。

d88

我一下愣住,想笑,但是更想哭。这就是沈擎风,他依然可恶!我应该踹他下床,理直气壮对他宣扬我的独立思想……但是我没有。因为我听出了他心中的忧虑和不安,他就是那种心里越没底却喊得越狠越大声的性子,实在是……很难让人喜欢呐。“好啊,那我随后就跟上,别走得太快。”

身后之人轻轻拥着我的肩,柔声问道:“盈儿觉得闷?这段时日委屈你了,相信我,很快便会好的,待忙完……”说到此处,他顿了顿,仍是继续说了下去,“婚庆大典过后,皇上会在西郊牧场举行草原上的婚礼仪式,届时,所有王公大臣以及他们的家眷都可参加,你可有兴趣前往?”

恰好这时,楚浩然身边的青衣男子出了声:“楚兄,这位……”楚浩然正欲介绍,我马上截住他的话:“小女子乃是无名之辈,贱名何足公子挂齿?”移眼望向那人,瞧见他一脸的惨白,额际甚至仿佛渗了层微薄的凉汗。现在的天气……不至于中暑吧?楚浩然也发现了他的异样,关切地问道:“魏兄,你这是……”

d88

我想起了今天早晨,悠悠醒来,隔着薄薄的纱帐,外头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。绮兰熟练地伺候沈擎风洗漱、更衣,那么亲密,那么自然,那一幕撞得我胸口发闷。我们新婚燕尔,闺房之内沈擎风痴缠得紧,竟像是初偿情欲的男子。所以,我累得几乎没有比他先醒来的机会,他很体贴,总是由我睡够了才来唤我起身。今天是第一次,我也跟着他醒了,没想到每天……绮兰是这样伺候他的,这本来该是妻子做的吧,怨我太不自觉了吗?我的丈夫是大少爷,从小被伺候惯了,在他看来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他肯定想不到我会有想法,他也看不到绮兰望着他的时候,眼神里有多少痴迷……

“好盈儿,别生气了。来!这是你们宋朝的美酒……”他说着还把酒碗递到了我唇边。室内有短暂的沉默,小悠忽然换了口气,很认真地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方允谦?说实话,他那个人……我并不是很了解。只是一起出去过几次而已,对他的性格,他的喜好,说现实一点,他的背景……你都清楚吗?”

关于d88跟d88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d88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,
本文链接:http://anjuewang.topljldcu9n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